关注健康关注美丽
医疗门户网站

社会办医要打胜仗,或许需要公立医院这把“枪”

在过去8年的发展中,中国数量增长率达168.5%,截止今年5月,非公医疗机构总数已达44.6万。2018年1-9月,民营医院诊疗人次和出院人次增速分别为16.9%和18.6%,明显高于公立医院的4.3%和7%。

而风口之下必存礁石。不规范医疗行为、过度医疗等情况依然存在,政策落地速度与产业爆发程度也还未完全吻合,都成为了社会办医翱翔的阻力。“社会办医要找准功能定位,要特色各异,也要形成多元化的办医格局。”在12月21日丁香园和联合举办的2018年社会办医创新模式高峰论坛上,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副秘书长郭齐祥说道。来自国家卫健委、公立医院、民营医院、行业协会、企业等多方代表也出席了论坛,畅谈社会办医的产业发展痛点和创新发展模式。

发展快却规模小?非公医疗机构首先要找准自身定位

梳理中国社会办医发展进程,基本可以分为三个阶段。1978至1984年是萌芽阶段,主要以社会个体医疗和民间赤脚医生为主,没有形成产业化发展;1985年至2001年期间,民营医院发展开始起步,彼时社会资本进入医疗的形式多为“合作医疗”,以承包公立医院科室居多;2001年开始,非公医疗行业进入了发展快速道。“尤其是2015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引发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中提到的四个方面、十六条政策,直接破除了弹簧门、旋转门、玻璃门,放宽了准入,也拓宽了投融资渠道。”郭齐祥说。

郭齐祥总结社会办医的发展特点为分布广、发展快,但规模小。在高速发展下,也容易出现乱象,如何从早期防止乱象出现,社会办医中角色的定位至关重要。

“首先要找准自身定位。”郭齐祥说,“非公医疗是与公立医院可以协调推进和发展互补的特色医疗,这些领域市场需求巨大。”北大医疗产业集团的副总裁孙建也坦言:“和公立医院当竞争者不容易,不如选择先做一个不会轻易被‘一脚踢开’的补充者。”

行业中需要的是全新的社会办医格局,而非公立与私立的“博弈”。在此基础上,郭齐祥总结出未来非公医疗行业的几大发展趋势:高水平、国际化、特色化的社会办综合性医疗中心会开始发挥影响,品牌化专科医疗集团、以“名医、名术、名院”为核心的医生集团和特色诊所将具有竞争力,除此之外,国际化和商业保险推动下的家庭医生服务市场,将会迎来爆发。

实践者说:社会办医要大放异彩一定要“开放”

借助多元化资源做大做强,是近些年来不少民营医疗机构战略发展规划中的一步,究其原因,是传统医疗健康体系正在被重构。

诚然,过去行业常常将社会办医和公立医疗体系放在对立面,这成为非公医疗行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陷入人才困境的一大原因。而如今随着多点执业的放开、商业保险和民营医疗结合越发紧密,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之间的距离反而被拉近了。

例如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和河北燕达医院的合作共建就是典型案例之一。在论坛上,北京朝阳医院院长陈勇、河北燕达医院院长李海玲分享了公立医院和社会办医合作探索。

在12月初刚刚被河北省卫健委批复为三级甲等综合医院的河北燕达医院,就是北京朝阳医院四年前“联姻”的对象。用陈勇的话说,两家合作赶上了东风,东风还很“强劲”。2014年2月,习总书记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同年4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里再提加强环渤海及京津冀发展,与燕达医院合作,因此得到了两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和推动。最终,在所有权和经营权不变基础上,燕达国际健康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北京朝阳医院共建了河北燕达医院,彼时的河北燕达医院也成为第一家参与进公立医院医联体联盟的民营医院。

为何一个公立三甲医院要和远在30公里之外的盈利性民营医院合作?“两家医院是优势互补的。燕达医院的硬件设备齐全、设施精良,但缺乏管理和技术人才。朝阳医院有人才优势和技术优势,但设施设备和空间不足。”陈勇告诉亿欧大健康。合作后,燕达国际健康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权负责医院资本运营,朝阳医院则负责燕达医院的业务层,包括医疗教学和学科建设。

合作至今近五年,河北燕达医院的业务量取得了接近10倍左右的增长。从民营医院经验角度来看,河北燕达医院与北京朝阳医院的“开放态度”是成功合作的助推器,“多方机构的联通和跨区域合作,有利于民营医院硬件的盘活。”李海玲说。

从民营医院管理角度来看,李海玲一直以“企业思维”而非“医院思维”进行管理经营。她认为,院长除了关注学科、还应着眼绩效、经营、成本、市场,成为有“企业家思维”的院长。此外,社会办医大潮下活跃的资本方作为底层支持,在当今社会办医的发展尤其是基础设置的打造中,亦成为了不可或缺的力量。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医药资讯网 » 社会办医要打胜仗,或许需要公立医院这把“枪”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