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健康关注美丽
医疗门户网站

丛集性头痛患者亲历:当你和野兽住在一起

它把我从沉睡中叫醒,痛苦环绕着我,我感觉到一把螺丝刀穿过我的眼球刺向我的后脑勺,螺丝刀被接上了电源,电流不断通过并且电压不断增加。

我感觉我的鼻窦好像被酸洗过,太阳穴开始肿胀发热,我的脸颊下方似乎被烧伤,我的上颚在隐隐作痛,但这些都抵不过我眼球的疼痛,除了那把穿过我眼睛的螺丝刀,我似乎感觉到了一个制热的金属球在我的眼眶里摩擦。让我痛苦不堪。

如果这只是偏头痛、宿醉或紧张性头痛,我只需要吃一些止痛药或找到更舒服的姿势安静的躺在黑暗处就可以缓解这令人恐惧的疼痛。

很疼,我揉搓着受影响的头部,我来回摇摆,我踱步,我坐在床上、椅子上,我跪在地上,我躺在地板上然后再起床。我呜咽着,大声的呼气,我尝试着闭上眼睛,我的眼泪不自觉的顺着手掌在脸上蜿蜒,我气极了了,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我把指甲挖到手掌里,甚至没有任何感觉。

我知道这样不对,我的脑海里开始有其他想法蔓延,我想或许我是患有脑卒中、脑瘤或其他疾病,我在阵阵疼痛中开始对死亡感到担忧。我想是不是死了就可以远离这种疼痛,我想把自己的头狠狠的撞在墙上,或者用尖锐的东西敲进我的太阳穴缓解压力,我感觉我的精神要被疼痛吞噬。

而以上这些动作和想法仅发生在两分钟内,我刚刚所描述的只是120秒丛集性头痛,它还有个名字“自杀性头痛”,一般它会持续15分钟到3小时,如果使用药物,我通常会持续一个多小时,在头痛一次又一次发起的攻击下,我会集中注意力告诉自己不要呕吐,甚至我的每一次呼吸都令我感觉漫长。

它的结束与它的开始一样迅速,头疼过后我经常会发抖,我揉了揉脑袋几分钟,喘不过气来,我感到疲惫不堪,就好像刚跑过马拉松一样,而疼痛的记忆依然十分清晰,我的大脑感觉疲惫不堪,一件简单的事情,如倒一杯茶或基本的心算都变得很复杂,我的太阳穴、眼睛周围、鼻窦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虚弱,来自精神上的虚弱。

之后的24小时,甚至直到48小时,我都感觉世界是灰暗的,而我并不是真正的一部分,人们过着正常的生活,而我却在担心下一次的头痛,我很活泼、但却丧失幽默感,被一种恐惧感渐渐取代,我觉得我的灵魂被创伤粉碎的千疮百孔。

我在想我经历过的疼痛,就好像被虐待狂囚禁在地牢中,当我对疼痛感到恐惧的时候,就好像听到虐待狂在地牢外的走廊走来走去吓唬我,偶尔敲门告诉我时间的到来,当头痛发作时,就好像虐待狂踢开大门,走进门用钩子从眼眶勾住我,将我拖到他的搅碎机里,我无能为力也没有办法反抗这一冲击。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医药资讯网 » 丛集性头痛患者亲历:当你和野兽住在一起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