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健康关注美丽
医疗门户网站

勿轻言“颠覆”,不是每家企业都可以成为大健康的创新者

得到这样的结果并非是创新者们的不幸,只是想要立足院外发展非公医疗这支队伍,现在还只是“长征”的开始。值得高兴的是,医联体、分级诊疗、药品零加成、“互联网+医疗大健康”等政策的推出,已经让非公医疗这一赛道成为可预见的发展趋势。但如何跨越非公医疗与公立医院间的鸿沟,真正理顺国内过去医疗服务的倒金字塔现状,是大健康产业内创新者们需要思考的问题,也是他们在为自己贴上“创新”标签时需要担起的重任。

因此,大健康领域的“创新者”需要被重新定义。大健康领域的创新者不仅是敢于打破窘境、突破守旧、放手一搏的商业弄潮儿,更是聚焦于新科技和新业态、新理念和新品牌、新政策和新资本的缔造者,同时还需要抵住质疑,坚持信仰。

亿欧大健康频道作为大健康领域最有活力的产业创新服务平台,聚焦非公医疗和科技医疗。其中,非公医疗涵盖民营医院、诊所、医生集团、独立第三方医疗机构、互联网医院等细分领域;科技医疗主要包括AI和互联网。此外,我们还关注医药电商和健康管理等医疗服务模式。而挖掘大健康产业的创新者,亿欧大健康一直在路上。

亿欧公司副总裁高昂曾在“2018全球智能+新商业峰会——智能+大健康峰会”表示,,他认为对于大健康行业而言,商业有两层含义,第一,意味着落地;第二,意味着普惠。

从互联网到人工智能,在过去的几年里,企图用技术深入医疗健康产业的“探险者”都自称创新者。但很快,现实就开始浇灭这群“创新者”们的自信。据蛋壳研究院发布的《互联网医疗生存报告》中显示,有533家互联网医疗企业诞生在2011年到2016年间,其中明确死亡的企业就有66家,剩下的企业生存状态未知。如果以66家死亡企业的数据进行计算,行业死亡率大致为12.38%。

据火石创造数据显示,国内外医疗人工智能行业的融资情况在2017年开始骤降。而造成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在于,以互联网或AI技术为主的企业打折“颠覆传统”的旗号,想要用“快准狠”的互联网思维改变医疗健康这个重模式、长周期性的行业,其实是没有找到新技术与医疗健康行业真正融合的突破口。以至于大部分企业仍处在烧钱阶段,埋头苦练算法,却找不到合适的应用场景和商业模式是目前这类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

但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09年到2017年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从2亿元激增至325亿元,复合增速高达89%,目前互联网医疗产业链已逐步成形,接下来预计市场增速将维持在40%左右,预计到2020年我国联网医疗市场规模有望达到900亿元。

而据亿欧智库人工智能企业数据库的数据来看,整个人工智能企业的诞生数量在2014年之后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时期。其中,大健康行业诞生的人工智能企业数量排在前列,而排在大健康之前的更多是一些宽泛的领域。

勿轻言“颠覆”,不是每家企业都可以成为大健康的创新者

因此,何以啃下这一巨大市场,于互联网医疗企业或AI医疗企业而言,一方面需要巩固这类技术性公司的自身优势,不断提高自身的技术壁垒;另一方面则需要找到合适应用场景,而在这一过程中需要企业摆正姿态,用技术赋能医疗的姿态辅助医生,提高患者就医效率。

针对人工智能企业的落地应用,高昂在受邀出席2018第四届西湖论健·浙江国际健康产业高峰论坛暨智慧健康大会时就发表观点表示,对此,亿欧智库针对十大主流产品的形态、功能、技术成熟度、使用效果、落地难点、发展情况、企业案例等方面进行分析也发现,相对成熟度较高和效果较好的产品,都是大数据的数量和质量都相对完善成熟的领域。

勿轻言“颠覆”,不是每家企业都可以成为大健康的创新者

此外,在近几年政策的大力推动下,国内的非公医疗企业开始迅猛发展,非公医疗机构与公立医院在数量上已经基本相当,但这并不代表非公医疗机构已经具备和公立医院竞争的实力。从《2017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数据来看,国内40%的公立医院承载了80%以上的服务量;从医疗人才资源来看,尽管我国医生数量在全球位居前列,但具备本科学历的医生只有58%。

由此看来,优质医疗资源短缺的问题也成为了国内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的主要问题之一。当互联网医疗的“风”再次来袭,以技术为代表的企业如何找到与大健康产业的契合点,如何在竞争日益激烈的赛道上突出重围?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医药资讯网 » 勿轻言“颠覆”,不是每家企业都可以成为大健康的创新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