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健康关注美丽
医疗门户网站

为折翼的你,重新安上翅膀。

今天,从来不接送病人宴请的我,应病家邀请参加了一个热闹而隆重的宴会。在宴会上,一直滴酒不沾的我,破例开怀畅饮,喝了不少红酒,直到半醉。

这是一个18岁孩子的成人礼。而我,曾经是这个孩子的主治医生。

孩子叫朱振琦,我和他的第一次相逢是在9年前的除夕夜,那一天,我值烧伤科一线急诊班。

除夕,一个安乐祥和的日子,却是急诊医生的梦魇。那一天,大批的烟花爆竹伤及火灾烧伤的患者,潮水般涌往北京积水潭医院医院烧伤急诊,急诊患者数量飙升至平时的三倍以上,其中很多是危重患者。

那一天,从接班开始,我就进入了疯狂的战斗模式,几乎连喝一口水的时间都没有。那天晚上,仅危重的大面积烧伤患者,就收治了3人。

朱振琦就在这个时候,被心急如焚的父母,千里迢迢从湖北带到了积水潭医院,带到了我的面前。

那一年,孩子只有9岁,被父母带回老家过年。孩子在玩耍的时候,不慎掉入了一个没有任何标示的烧石灰的窑坑里。当孩子拼命从里面爬出来的时候,已经成了一个火人。从脚踝到腰部的全部皮肤,包括会阴和臀部,都成了一片焦痂,头面部和上肢,也有不同程度的烧伤。幸运的是,他的一双质量极好的运动鞋竟然没有着火,保住了他的双脚。

  在当地医院做了必要处理后,除夕那天,孩子父母紧急坐飞机把孩子送到了北京积水潭医院,这里有全国最好的烧伤科。

于是,这个孩子,来到了我的面前。

当我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立即联系手术室安排急诊手术。

因为,孩子的双脚已经濒临坏死。

孩子受伤后的肢体,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肿胀,而坏死的皮肤已经成为没有弹性的焦痂,紧紧地勒着不断肿胀的组织,不断增加的组织张力压迫着血管,最终会导致远端肢体失去血运而坏死。

当孩子经过长途跋涉来到我面前的时候,双足已经苍白冰凉,必须立即切开焦痂减轻张力,否则孩子就会失去双脚。

然而,那天晚上,所有的急诊手术室全部爆满,做手术的话,必须要等。

孩子的脚已经等不起了,我咬牙决定在床旁进行局麻手术。局麻的效果肯定比不上全麻,孩子难免会有一些疼痛的感觉,而且孩子年龄小不像成年人知道配合,很容易出现各种问题和纠纷。

我把手术同意书摆在孩子父母面前,做了必要的解释,让他们赶紧签字。孩子的父母似乎难以接受刚进医院就要手术的局面,有些犹豫。我大声说:很抱歉我没有太多时间向你解释了,你只需要明白一点:现在我们每晚一分钟,孩子的脚就距离坏死又进了一步。

父母没有再问任何问题,把字签了。

然后,在孩子的哭声中,我以最快的速度切开了下肢的焦痂。手术的效果立竿见影,孩子苍白冰凉的双脚立刻变得红润温暖,坏死的风险解除了。

然后,我走出重症监护室,向在外面听着的孩子哭声泪流满面的家长,全面交代了孩子的病情和治疗方案。他们哭着回复了我一句话:宁医生,我们相信你。

大面积烧伤患者的救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对于患者和家属,都是炼狱般的煎熬。

从年初一到年初五,我住在病房里,完完整整过了一个大年。

对于这样一个孩子,仅仅把他救活是远远不够的。

作为医生,我们不仅要让他活下来,还要最大限度的恢复他的外观和功能,让他活的有质量,让他尽可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为此,医生必须不断的做出各种权衡和取舍,在最大限度的保证生命安全和最大限度的保留功能避免残疾之间竭尽全力寻求最佳方案。

孩子身上的坏死皮肤被通过一次次手术清除,从头上取下的皮肤被做成微粒和邮票一次次移植过来,不断的修复他的创面。

这个过程对孩子和家长都绝不轻松,每次创面换药的时候,小朱振琦都哭的死去活来,需要医生护士反复的安抚。后来我想了个办法,拿出自己新买的的PSP对他说:只要你换药时候不哭,叔叔就把PSP送给你玩。结果他换药时候真的没有哭,换完药后拿着PSP一边抹泪一边玩弹球。

经过一两个月的治疗,孩子创面终于初步愈合。开始功能康复锻炼。这又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他必须艰难的重新学习坐起,学习站立,学习行走,锻炼曲膝,锻炼下蹲。每一个正常孩子可以轻而易举完成的动作,他都要艰难的重新学习。

凭借父母的坚韧和孩子的坚强,他终于重新站了起来,再次学会了走路。

此后,是一次次的整形修复和功能重建手术,在连续几年时间里,每隔一段时间,孩子就要到医院进行一次手术,整复各种粘连和挛缩,矫正功能障碍和修复外观。

到后来,孩子对医院向自己家一样熟悉。每次来住院都熟门熟路,还会经验丰富的给新住院的其他患者指点迷津。他会告诉患者:别给宁医生送红包,宁医生肯定不收。你们千万别和护士吵架,宁医生最恨别人骂护士–。

冬去春来,晨钟暮鼓。

9年时间,悄然过去。

当年风华正茂的宁医生,现在已经成了大腹便便的油腻中年。而当年的孩子,现在已经成年,长成了高大的帅小伙。

  现在的朱振琦,已经过上了和正常孩子完全一样的生活,可以跑步,可以蹦跳,可以打篮球,据说还有了女朋友。

而我很荣幸的,在他18岁的成年礼上,成为最尊贵的客人。

很多人曾经问我:医生是一群什么人?

我说:医生,是一群承担了神一般责任和期许的凡夫俗子。

医生是人,是凡夫俗子,医生也有七情六欲,也有悲伤愤怒,也有脆弱委屈,也有儿女情长。

医生是神,能够夺天地之造化,改生死之命数。一把手术刀,能够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一双回春手,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每一个孩子,都是来到人间的天使。

9年前不幸折翼的你,已经重新安上了翅膀。

愿你在未来的人生中,展翅翱翔!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医药资讯网 » 为折翼的你,重新安上翅膀。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